五特知识分享网

为什么巴菲特不买科技股

为什么巴菲特不买中国的股票?

有啊 比亚迪

巴菲特不是不买科技股吗?为什么买IBM?

巴菲特主要是做价值投资,科技股在初期风险是特别高的,概念和预期特别好,但是要将概念和预期转化为稳定的赢利能力还需要市场的洗礼。IBM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很好的赢利模式,有稳定的赢利能力,抗风险能力不断增强,而且全球面临一次科技革命,市场潜力非常大,这符合了他的投资理念,为什么不能买进呢。

股神巴菲特解答为什么没有买微软股票

我觉得你现在对股票概念什么都还不懂,建议买本股票入门的书先看看,这书看了,至少一些基本的东西都会了解

巴菲特为什么不买微软股票?

中国古代的诗人郑板桥有一首诗写道“咬定青山不放松,扎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企业的经营中也存在着这样的情况,如果企业看清楚了事物发展的主线、本质和内在的规律,就可以义无反顾的把企业的资源持续的投入其中,而无须顾虑环境中的偶然事件所产生的不确定性的影响。比如,企业如果充分了解了所服务客户的真实需求,就可以把企业的注意力、精力和资源集中投入在如何更好的满足客户的需求上,而无须过多的跟风市场竞争中的各种各样的概念战、宣传战,固然这种风向的变化也会“吹”的企业在表面的市场行为上“左右摇摆”,但企业自己只要认清了发展的主线,咬定青山,就可以避免在市场变换的迷雾中迷失自己。
美国的股票投资家巴菲特以其在股票市场投资很少失手而被成为“股神”,其实,巴菲特的投资理念非常简单:就是认为股票的价格最终是由股票所代表的资产的收益价值决定的,所以他在股票选择上,就是购进那些按照投资价值被低估的股票长期持有,而不管股票市场如何波动。另外,有人质疑巴菲特当年没有购买微软的股票从而错失了一个赚大钱的机会是不是一次失误,其实,虽然从现在来看,如果巴菲特当时买了微软的股票肯定会大赚,但是,在当时,决定巴菲特是否购买的是其基本的投资理念,如果微软这样的风险型企业进入他的投资组合,那就肯定会有其他的同样风险型的企业进入,巴菲特只是根据自己的特长选择了一种自己最能够把握的组合方式而已,虽然号称是“神”,但他毕竟是人,不是中国神话传说中能够“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的神。巴菲特的事例意在说明,即使你只是在一个很小的方面具有了把握的能力,扎根下去,就可以产生抵挡外部风云变换的能力,从而建立其牢固的基业。

巴菲特为什么不买科技股

由于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不持有科技股,很多人就认为科技股作为一个整体不能以十足的把握用巴菲特的方法分析,否则巴菲特早就这样做了。 这是不对的。 巴菲特承认他对分析科技公司不在行。在1998年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年会上,他被问及是否考虑过在未来的某个时候投资于科技公司,他回答说:“这也许很不幸,但答案是不。”巴菲特继续说:“我很崇拜安迪·格鲁夫和比尔·盖茨,我也希望能通过投资于他们将这种崇拜转化为行动。但当涉及微软和英特尔股票,我不知道1 0年后世界会是什么样。我不想玩这种别人拥有优势的游戏。我可以用所有的时间思考下一年的科技发展,但不会成为这个国家分析这类企业的行家,第100位、1 000位、10 000位专家都轮不上我。许多人都会分析 科技公司,但我不行。” 在享有平均机会的领域做游戏对一个公司的净值具有负面影响。你愿意将你的终生积蓄压在一个靠运气赌输赢的公司上吗?“ 每个人必须找出你的长处,然后你必须运用你的优势 。”查理说道:“如果你试图在你最差的方面获取成功,我敢肯定,你的事业将会一团糟。” 许多年来,增值投资者错误地躲避着科技股,因为巴菲特在这个领域缺乏动作。他们错误地认为他们无法分析这一新兴领域。现在他们发现他们已被一群才华出众的竞争者远远地甩在曲线的后面。 比尔·米勒解释说:“多数增值投资者都依赖历史资料来评估股值,并决定股票适时的价位高低。然而,如果投资者仅用历史资料的方法,他们的评估就依赖于当时的背景情况。”换句话说,历史评估模式只有在未来情况与过去的情况相同的条件下才起作用。米勒说:“增值投资者面临的问题是,在很多方面未来与过去不相同。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这种不同的最主要方面是科技在社会中的角色不同了。” 米勒继续说:“事实上,我认为在很多情况下,科技公司与沃伦·巴菲特的投资样板结合得恰到好处。这个样板模式是一个真正的工具箱,它帮助你磨练你的选股分析能力,从而在众多的潜在的可投资公司中,选出最有可能在长期时间里为你带来高于平均值回报的公司。” 从这个观点出发,我们看到很多科技公司都具有巴菲特最崇尚的经济特点:高利润额,高资本回报率,将利润重新投入高增长企业的能力,以及以股民利益为重的管理方式。我们感到困难的是估算企业的未来现金流通量,并折现从而估算出企业的内在价值。 莉萨·拉普阿诺(Lisa Rapuano) 是莱格·梅森基金顾问公司的副总裁和技术分析家。莉萨·拉普阿诺解释道:“多数人在试图评估科技公司时遇到的问题是未来的远景太不肯定,所以你必须设想出好几种结果而不只是一种。这会对长期投资的潜在未来收益产生更大的偏差。然而,如果你对你关心的公司进行一些关键领域的深层挖掘—潜在市场规模、理论概率、竞争地位—你会明白究竟是什么动因产生了不同的远景,这就会降低你的不确定性水平。我们仍会创立现金流动评估模式,但我们经常会使用几种目标评估模式而不是一种。” 拉普阿诺说:“而且,科技是未来经济增长的真正驱动力。许多科技公司在市场上是赢家,产生了超出其规模的回报。我们发现多层分析方法得到了回报,我们可以在这类公司中找到比在别的地方多得多的投资回报,尽管连高额不定因素也考虑在内亦是如此。” 巴菲特曾经说过,新一轮财富的获取在于找出新的专利权。比尔·米勒说:“我想技术公司就相当于巴菲特所提及的现代专利权要素。”在巴菲特的消费品领域里,品牌意识、价格实力、思想交流都是包含在专利权里的要素。在技术领域里,专利要素包括网络效果、正面反馈信息、锁住效应以及攀升的回报。 米勒补充道:“我认为很多人都是以一种错误的心态看待科技股的。他们认为科技很难懂,所以也不试图去弄懂它。他们事先就下定了决心。”应当承认,了解技术是需要一段学习的过程,但是我认为在这个领域成就一番事业不应当是那些计算机天才们的特权。 当我们刚开始学习巴菲特的专利现金流通模式时,我们必须脱离格雷厄姆的低价格与收益比和折算为账面值的思维模式。那时我们有很多新术语、新定义要学习,还要以一种新的方式来看待财务报表,理解股息折现模式。学习技术也需要进行同样的观念转变。我们将不得不学习新的词汇,新的经济模式。我们还要用不同的方式分析财务报表。但最终这种学术挑战并不比当初我们脱离传统增值投资方式转向巴菲特的现代投资模式更难。增值投资以仅购买廉价股为特征而 巴菲特的方法则是以低价购买绩优股。 米勒说:“这与任何新的东西一样,你必须花费时间去了解它。”米勒指出,巴菲特和彼得·林奇(Peter Lynch) 都曾说过学习不过是注意观察你周围发生的事情。”

巴菲特不是不买科技股吗?为什么买IBM?

巴菲特主要是做价值投资,科技股在初期风险是特别高的,概念和预期特别好,但是要将概念和预期转化为稳定的赢利能力还需要市场的洗礼。IBM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很好的赢利模式,有稳定的赢利能力,抗风险能力不断增强,而且全球面临一次科技革命,市场潜力非常大,这符合了他的投资理念,为什么不能买进呢。